青海省大通县生态立县 护林员把树和草当儿子养

  苍翠的圆柏、云杉等树木将蜿蜒的群山裹了个严严实实,在山谷间形成一条绿色的长廊,一条清可见底的小河一路哗哗相伴,这等于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察汗河。初到此地的人像身处黑甜乡:这里是张家界?九寨沟?西北居然有这样一块高原绿宝石!

  “我们把树和草当成儿子来养,山里越来越绿了。”本年60岁的护林员拉明山的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临近省会西宁的大通一直是本地森林覆盖率较高的县之一,也是西宁的生态屏障。为留住这片可贵的绿色,伴随西部开发的足音,本地启动天然林庇护工程。察汗河村村民拉明山当起护林员,虽然最后每月报酬惟独几百元,但白叟很上心。天天他沿着河谷巡山,上下午各一趟,一天跑10多公里,一年下来要穿烂三四双鞋,白叟心疼鞋子,更心疼这片林子。因此,不管风吹日晒,他无怨无悔。

  过去本地农夫做饭取暖主要烧柴火,一些人经常到山上拾柴砍柴,个别的难免信手拈来。一些林场要定期间伐,维持林场人员的吃饭问题。作为护林员,白叟心里很不是滋味:“人要生活,这些树也要活呀!”放眼峡谷很难见到一撮土,沙棘、圆柏等树将根深深扎入石头漏洞,冒死向天空伸展枝叶,在悬崖峭壁上“织”成一幅幅茶青的壁挂。这里地处高寒,山坡上的草皮是薄薄的一层,树一年最多长高两三厘米,白叟伸出一根小拇指比划说,“山上挂不住土,长棵草都不容易,我们只能把树和草当成儿子养。”

  为更好地庇护生态,涵养水土,大前年大通县执行禁伐,山林再也听不到斧头、锯子的声音。林场工人由财务管吃饭,工人放下斧头管护山林。更多的人开始插手护绿的队伍,如今像拉明山这样的护林员有60个,主要是本地村民。客岁又有40多名年轻的防火员插手此中。

  执行禁伐后,冬春封山,夏季育林,连天然落地的树枝也不能当柴拣了。为引导村民变化生活方式,本地执行补助,帮助农夫建沼气池。近两年附近的寺塘村已建起300多口,还有的用电和煤,村民从烧柴的烟熏火燎中解脱出来,进山砍柴的人没了。

  察汗河只是大通这块绿宝石的一角,如今大通森林覆盖率达38.1%。客岁青海全省森林覆盖率5.2%,全国尚不足21%,大通能这样“绿”,容易吗?本地林业部门一位负责人说:以前大通是全省森林覆盖率较高的县之一,2008年抛弃了“之一”,至今一直保持全省第一。

  察汗河更绿了,变美了,安静的大山多了旅客的欢声笑语。6月21日不是周末,我们在察汗河时时遇到来自西宁等地的旅客,每问一拨客人,他们都笑语相迎:青海一年有绿色的光阴无限,这里满眼是树和野花,值得一看!

  察汗河的蒙古语大意是洁净的河,这是祖先的馈赠还是宿愿呢?眼下的察汗河清可见底,一路欢歌投入黑泉水库。库边的河滩上像铺着绿色的毛毯,再往上是云杉、松柏等树木,无边绿色呵护着这座水库。据了解,西宁生产、生活用水的七成靠这座水库,这里是西宁200多万人的水缸。

  大通问“绿”,多少惊喜。毋庸讳言,很多
人对青海等西北地区的固有印象可能是:戈壁、荒漠,四处光秃秃的。切实这只是西北的一面,青海是三江源头,这里也有“青”的一面。要转变那种旧印象,不妨从大通开始吧!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hikesnhotsa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