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深处的渴望

  心灵深处的盼望   蒙蒙细雨的晚上,我和佳耦来到了酒店。酒店的装横很粗俗,流水般的音乐在大厅里盘旋,侍者热忱的处事让人的心里感觉舒坦。   佳耦最近刚仳离,前夫明天成婚了,她伤心欲绝,躲在家中不肯见任何人,我硬是砸开了她的房门才拉出了她。   因为下雨的启事,酒店的客人不多,很安静。在红酒的透明中,佳耦的泪水一串串融入红色的酒里,化做了点点滴滴的伤心血。   从她的低语轻诉中,我逐渐地理清了她的主题。是她的任性和霸道让前夫离开了她,她对前夫的不尊重和不理解导致了她的婚姻破灭。   我悄然默默地听着她的井井有条,脑子在飞速地迁移改变着。当佳耦去卫生间时,我逐渐地饮了一小口酒,细细的品味,心里感慨万千。   尊重和理解是个陈腐的话题,在汗青的长河中,尊重时时被提起,理解经常被更新。人们面对别人对本身人格的污辱和性命的要挟不克不迭不奋起抗争的时候,面对严酷君主的压迫不克不迭不铤而走险的时候,面对同胞危亡不克不迭不视死如归地交战疆场的时候,面对种族歧视不克不迭不用性命来维护民族的庄严的时候,尊重和理解便产生了。这是一种心灵与心灵的呼应,是一种生死相依的默契。当这类尊重与理解不克不迭被接受时,即即是同床夫妻也会形同陌路的。   环顾四周,我留神了我右面的一名中年男子。浓密的头发,高高的额头,左手轻轻地握着高脚羽觞,眼睛低眯,似乎在思索什么。间或举头,把右手的烟轻轻地放到了嘴边。逐渐地吸了一口,吐出淡淡的烟雾。我悄悄地端详着他,温文尔雅,有一种傲然的神情,落漠的味道,眼底有一丝忧伤,很艺术气,很冷清的感觉。那粗俗的气质,高尚的风度,在他的举手之间一点一点地折射出来,我心生赞扬,在这个安静的社会里,很少有如许的典雅的男子了。他是不是前世皇室的王子,此生落入了往常人家?否则他怎样有这么粗俗的风范?   他不留神我,眼神掠过淡淡的烟雾,飘向不知名的深谷。他的外表看起来很坚强,也许他有如日当天的事业,也许他是别人眼中的偶像,但他也是个平凡的人,也有内心深处的懦弱。他在等待什么?是在等待一个电话,听听他诉说心中的苦痛?可在这夜色消退时,他会发现,连一个可打的电话都不。也许佳耦有佳耦的事,亲人们又不敢打,怕让亲人耽忧。就那末悄然默默地坐在酒店里,在柔柔的音乐中,独自一个人格味着内心深处的苦酒。   我的佳耦从卫生间回来离去,脸上恢复了平静,乃至有了微笑。她端起了羽觞:“谢谢你的尊重与理解,我真的良多若干了。”   我心里轻松了,其实从头到尾我不说过一句话,但我的倾听让她觉得了我对她的尊重与理解,她开释了内心深处的孤独与寥寂,内心得到了均衡。   我把手轻轻地放到她的手上,使劲地握了握。我想示知她,人的档次尽管差别,人的品味也不相同,可心与心的间隔是相同的。用我的残忍与真挚解你心头的忧伤,用我的尊重与理解渡你迷惘的小舟。我心愿在你的身旁,浪漫其实不悠远,轻松其实不困难。我用我的心来治疗你的千疮百孔,不论你的外表看起来多么坚强,但我相信,你的内心深处盼望尊重的雨水,盼望理解的甘露,那就让我来帮你吧,佳耦!   走出了酒店,阿谁粗俗的男人还在覃思,他羽觞里的酒照旧那末多,内里的雨仍鄙人。举头望望老天,我悄悄地祈祷:请赐尊重与理解的甘露给盼望着的人们吧!   相关专题:心灵 顶一下